媒体关注

出版改革排头兵的“完成时”与“进行时”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记者 田红媛 2018年9月11日


40年风云激荡,中国出版业锐意进取、砥砺前行。值此改革开放40周年重要节点,中国出版传媒商报特辟专题报道,致敬与时代同呼吸、共命运的典型出版传媒集团。

位处改革开放的前沿,广东省出版集团乘东风而起,在全国率先成为出版集团试点单位,积极推进股改上市,取得了一个又一个突破性成绩。故此,专题特以广东集团开篇,一展其“敢为天下先”的风采。

1999年,广东省借改革开放的东风,凭着敢为人先的精神和勇气,成立了出版集团改革试点单位——广东省出版集团。十年磨一剑,2009年广东省出版集团继续深化股改工作,组建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并成功登陆上交所A股。

秉承着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的态度,遵循高品位、高质量、高效益的发展原则,广东省出版集团近年来图书、报刊、发行、印务、数字、投资六大产业板块竞相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出版了一批“叫好又叫座”的精品力作,粤版教材市场占有率逐年攀高,资源整合、多媒融合并驾齐驱,“走出去”战略部署凸显实效。2012 年集团被评为全国文化体制改革先进单位,2017年荣膺“全国文化企业30强”。

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和试验区,广东省出版集团在全面深改的道路上有何经验和收获?身处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未来还将有哪些战略部署和具体举措?日前,本报记者特别采访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桂科,为读者深入解读其中奥秘。


初心不忘: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的使命担当。

“出好书,是一种职业使命”。在王桂科眼里,出版是个神圣的职业,担负着文化传承、文明传播的双重使命。作为出版人,应该有政治家的头脑、文化人的情怀、生意人的眼光,要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紧贴时代脉搏,多出好书,多出反映时代精神、震撼人心的传世之作,是一个出版企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多年来,广东省出版集团从顶层设计到具体实施始终在践行这一理念,将内容建设摆在出版工作的首位。积极实施重大精品出版工程,以五个“进一步”为依托,在新时代扛起“质量强企,品牌兴企”大旗,呼应高质量发展要求。

王桂科相信,思想是行动的先导和动力,要想出好书,其一就要“进一步提高认识”,将重大精品出版工程作为一项长期工作和重要任务常抓、实抓。其二是重视选题策划,“进一步突出重点”,落实服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广东省委省政府中心工作、服务广东经济出版社会发展、弘扬时代主旋律、传播优秀文化等相关优秀选题。其三应“进一步整合资源”,集团现今已与中央党校、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国社科院、北大等高端作者集聚的机构联手协作,建立了长效沟通机制。其四要“进一步用好平台”,充分发挥既有的营销发行平台、媒体宣传平台、国内国际展会平台、“走出去”平台的辐射发散作用,多渠道、多层面扩大主题出版物的发行量和影响力。其五要“进一步强化保障”,在集团层面建立、完善生产管理机制,包括组织领导机制、选题开发机制、资金投入机制、营销推广机制、考核激励机制等,打造重大精品出版工程产品集群,做成品牌,做大影响力。(下转第2版)  (上接第1版)

在“出好书出精品”“做文化守望者,知识摆渡人”的宗旨引领下,广东省出版集团厚积薄发,重大出版项目取得了实效——13个项目入选2018年国家出版基金资助项目,获资助总额超过3000万元;中宣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国家重点出版选题中,《广东改革开放史》《口述改革历史》《改革开放:40年的40个中国成就故事》入选,全国12个项目广东集团足足占了1/4;《平原客》《遥远的向日葵地》入选“2017中国好书”,《惊蛰》《金钉》获提名;“世界客家文库”《当代岭南文化名家》“粤派批评丛书”“岭南中医世家传承系列”等岭南文化重大出版工程进展顺利;《中华经典名家诵读全媒体出版工程》《广东非物质文化遗产全媒体融合出版工程》《岭南文化传承创新融合出版工程》等入选广东省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重点项目……广东出版传媒人为改革发展鼓与呼,在主题出版、岭南文化出版、传统文化出版等方面齐头并进,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融合发展十年探索模式成型:“五朵云”托起“一体两翼”布局

2015年4月,原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财政部联合印发了《关于推动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融合发展的指导意见》,指明了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的融合方式和发展方向。对于整个行业来讲,多媒融合发展已成大势所趋。

从广播电视到新闻出版,从行政管理到经营管理,王桂科在传媒业摸爬滚打30余年,历经了“资本”“互联网+”“人工智能”等层出不穷的新事物对整个行业的颠覆性冲击,深知“唯有变,才能求存”。他从产业和市场层面出发,将《指导意见》的内容重点概括为“立足传统出版,发挥内容优势,应用先进技术,走向网络空间”,指导广东省出版集团以强势传统内容产业为基础,以新技术研发应用转化为支撑,以资源整合、多媒融合、重点突破、技术驱动为指导,积极发挥内容产业与新媒体产业双轮驱动力,探索成熟的商业模式,全面深入推进媒体融合发展。目前,“五朵云”(云出版、云教育、云阅读、云媒体、云终端)工程项目发展势头迅猛,托起了集团以出版传媒为“一体”,以新媒体+教育、兼并重组+对外投资为“两翼”的“一体两翼”整体战略布局。

实际上,广东省出版集团的融合发展实践可以追溯到2009年,当时集团就已经成立了专门从事数字出版业务的数字出版公司,将数字出版转型的探索研究工作从传统出版单位分离出来。至今,经过近10年的探索和试错,数字出版公司确定了“数字教育”的发展方向。2015年,广东省出版集团着手启动“五朵云”重点项目工程,所属各出版社根据自身优势和业务特点,打通线上线下,加快数字化转型。如广东人民出版社的“一带一路”多语言交互学习服务平台——“千语街”,今年8月推出了全国第一本多媒体词典《粤语大词典》;广东教育出版社全面实施“中小学书法教育全媒体运营平台”和“基于学习轨迹分析的修改融会贯通智能教学平台”,积极发展数字教育产业;广东科技出版社推动“金土地”复合出版工程,打造权威的数字农业出版平台;花城出版社以多元融合传播运营平台建设项目为基础,打造“爱花城”文学平台。

此外,所属各社还借助京东、掌阅等电商以及自有的天猫旗舰店、微信公众号等,充分开展新媒体营销。如广东人民出版社天猫旗舰店2018年销售额可望突破4000万元,在全国出版社天猫旗舰店中排名第2;2018年,集团突破性与广东省教育厅签订合作协议,共同推进数字教材全省覆盖项目,这是广东省出版集团近年来在数字出版方面取得的重大突破,亦是广东省在教育信息化建设方面走在全国前列的重要节点。

除图书出版单位外,广东省出版集团所属广东时代传媒有限公司及《新周刊》杂志社在媒体融合发展的浪潮下,自我加压深化改革,成功闯出了一条融合发展的创新之路。通过实施内容产品提升工程、采编流程再造工程、人才队伍重建工程,使濒临破产的传统报刊企业成功蜕变为集团内最有代表性、在社会上具有一定影响力的盈利性新媒体企业。据悉,《新周刊》通过“生活派”项目,对旗下新媒体产品进行整合,形成了“新周刊”“新周猫”“九行”“有间大学”等微信公众号方阵,集聚了80余个社群,《新周刊》微博粉丝超过1500万,微信粉丝超过60万。影响力直线上升,粉丝经济正逐步产生效益。

谈及未来发展,王桂科表示,“会以关键技术驱动‘出版+’融合发展,全面提升数字出版运营水平”。具体来讲,一方面计划加大技术支撑力度,将ISLI、AR,VR、人工智能等关键前沿技术应用到内容出版,实现生产工具、出版流程和资源管理的创新发展。形成新的市场运营模式和技术创新模式。另一方面将积极探索创新互联网出版商业模式,面向不同终端采取不同服务方式,实现精准的多形态的数字内容供应。以重点产品、重点项目带动媒体融合广泛开展。


打造文化资本品牌:从“广东省属国有文化企业第一股”到总部多维投融资平台

新一轮传媒变革中,广东省出版集团迎难而上。南方传媒从股改到上市历经了8年淬炼,从集团化发展道路升级为全力打造文化资本品牌,切实推动了机制改革和产业拓展。谈及此,王桂科用“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来形容其中的艰辛和来之不易。在他看来,“出版企业应拥抱资本,善用资本,推动资本优化整合”,虽然这8年上市长路漫漫,但它也像一座灯塔指引和激励着整个集团携手前行。

广东省出版集团全面深化改革,推动各板块业务实现跨越式发展。近年来集团谋篇布局,着重在推动战略性重组、加速投融资创新、创新体制机制、争取股权激励试点、推进跨界经营等方面发力,出版经济实力和资产规模迅速壮大。

投融资创新成为发展“加速器”。广东省出版集团鼓励有条件的下属公司结合主营业务,积极参与资本运作,目前已成功投资广州银行股权,正在推动非公开发行可交换债券及设立广东南方媒体融合发展投资基金、南方媒体产业并购基金,组建海外投资基金,推动大型文化园区建设。王桂科透露,“集团旨在利用南方传媒上市公司的优质平台,以投资公司为抓手,以投资基金为手段,以股权直投为重点,以项目开发为突破,打造总部多维度投融资平台,用资本的力量撬动媒体深度融合”。

体制机制创新方面,广东省出版集团积极推进试点工作,激活了“一池春水”。在出版流程上,集团所属单位尝试内容制作与出版分离;混合所有制上,以投资参股、控股、吸收社会资本入股或兼并重组等方式与经营状态良好的社会资本共建企业共拓市场。项目管理上,鼓励围绕主业经营,以项目经营模式,支持内部员工开展创新创业;区域管理制上,积极探索按市场化方式选聘、契约化方式管理职业经理人,争取成为广东省内开展国有文化企业职业经理人制度试点单位。

除了专注做好主业以外,南方传媒还大胆尝试,积极推进跨界经营。目前准备适时收购有发展潜力和前景的民营出版发行机构,着力拓展教育培训(包括在线教育、学前教育、成人培训等)、电影院线、网络视频、影视纪录片、老年文化产业等业务,打造全媒体经营格局,还在探索创立混合所有制教育培训机构及全日制教育院校建设等。


国际化延续改革开放“先行者”基因:用足粤港澳大湾区独特区位优势

毗邻港澳是广东的独特优势,粤港澳三地山水相连、同宗同源,是中国现代流行文化的发源地、引领者。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深入,一个经济、文化更加融合的粤港澳大湾区新时代正在到来,深化与港澳合作始终是广东扩大开放的“重头戏”。

王桂科对广东省出版集团在大湾区文化建设中的出版高地位置认识十分清晰,南方传媒这些年来把国际化作为重要的发展方向,在“走出去”、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一带一路”建设上发力,加快对海外优质文化、科技企业投资布局,在出版合作、版权贸易、跨国资本合作、组建海外资金等方面大有所为。

2017年以来,广东省出版集团加强了与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摩洛哥的合作洽谈,同时加快了与比利时、芬兰、德国、英国等国的合作步伐。这一系列动作看上去有些令人摸不着门道,而王桂科却有自己的一套路子,他认为,想要“走出去”,首先得优化布局、夯实平台,这样才会有底气、有魄力。由此,王桂科带领集团领导班子几经研判,最终形成了“立足广东、依托港澳、深耕周边、拓展欧美”的工作思路,明晰了“港台地区→东南亚华文区→欧美主流市场”的发展路径。这两句概括性部署看似简单,实际上充分凸显了广东的区位优势和集团差异化发展的特色战略。

在“走出去”的道路上,广东省出版集团坚持“内容为王,渠道制胜”,创造性地将“走出去”战略与精品出版战略相结合,扎实研究内容合作对象国、特别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传统与经济现状,推动主题出版、岭南文化、粤版教材、数字出版等接轨国际,树立了“海上丝绸之路书系”“走进中国书法”“开心学英语”“悦教书法教学系统”“千语街”等知名品牌,夯实了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基础。

于内于外,王桂科不只一次强调,打造中国最具活力和成长性的出版传媒企业是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传媒的企业愿景。“中华文化‘走出去’不单是版权贸易‘走出去’,国外好的资产、好的出版机构、好的书店,我们也可以通过资本平台进行资源整合”。实际运作中,他也确实在坚定不移地朝着这个方向前进。2017年7月,“一带一路”中国-欧盟地区形象塑造论坛上,广东省出版集团与比利时金源集团合资成立了南方传媒(SPM)欧洲有限公司,加码海外布局,打造在欧洲的分销配送中心和文化交流合作中心。据了解,双方将在开办华文书店、儿童读物出版、文化交流与展览、高端人才培训、网上旅游平台建设等方面陆续展开系列动作,全方位推动中国文化和岭南文化深入走进欧洲。此外,广东省出版集团集团还将与新加坡有关公司合资合作在英国伦敦创建出版机构,与澳大利亚有关传媒集团成立文化传媒有限责任公司,开展教育投资,与摩洛哥文化部所属机构达成合资合作意向,合作拍摄电视连续剧《伊本·白图泰》及出版系列图书等,以投资入股、兼并重组、合资、组建海外基金等方式,将“走出去”向纵深推进,促进中国图书、中国文化在国外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1999年,广东省出版集团得改革先机,借东风而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骄人成绩。今天,在全面深改的大背景下,广东省出版集团更将继续发挥“敢为全国先”的勇气和精神,以“一体两翼”为整体战略布局,在精品出版、资源整合、资本运作、转型升级、国际传播等方面多管齐下,力求取得突破性成效,争做“向涛头立”的新时代“弄潮儿”!


 

网站地图